汽水嘶嘶的叫聲

指間和書業之間的摩擦聲

河流滾動溪流的大合唱

風扇不規則撞及書桌的拉丁節奏

走音的吉他發出不協調的和絃

足以構成曖昧的喃喃

 

我最常夢到的畫面是溶化於逆光的男子

我喜歡的男子

我對他的愛像是摔在地上的可樂

也許一打開就會爆的到處都是

所以只好裝作沒事

不是我冷漠

我一點也無法忽視並且太過在意

 

還有那些女孩

她們像是各種口味的冰淇淋

每種味道我都想嘗

在舌尖上

慢慢的化開

進入我的血液

使我陶醉

甚至中毒

畢竟我不可能每種味道都喜愛

 

我所擁有的特質使我成為孩子王

一半熱情一半冷酷

一半喧囂一半沉默

一半幼稚一半成熟

一半墮落一半自律

一半富有魅力一半令人生厭

我的反覆

極端

不可理喻

使我成為短暫的王

 

他們還是孩子的部分

感受到我眼中的瘋狂

我像是一場黃金雨

他們忘了逃命

暫時丟下已經長大的身體

我們又開始好奇

開始走進海裡

開始貼近大地

開始忘記規則和門禁

 

那些百無聊賴其實很好消遣

有我在別怕

 

也許是妳帶有果香的烏黑小捲髮

也許是妳俏皮的酒窩

也許是妳插在帆布鞋裡的窄褲

也許是妳溫柔的觸摸

也許是妳總是在笑又充滿誠意的眼神

也許是妳那雙適合草地的腳

也許是妳充滿感染力的笑聲

也許是因為陽光老是灑在妳身上

所以我猜你是香草口味

 

我前幾天遇到一個咖啡味的女孩

不是我不喜歡咖啡

只是我不喜歡不是咖啡的東西有咖啡味

我覺得很臭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