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真是喜歡我的床墊

我放鬆全身趴在上面

它聞起來像是阿根廷的咖啡

 

我猛然抬起頭

發現自己身在黃色的草原

手抓著附著泥巴的草根

遠遠的有頭被我驚動的牛

睜睜的看著我

我對牠挑了挑眉

牠繼續低頭吃牠的草

隱沒在高高的草堆中

我翻過身看著天空

藍的不可思議

 

"就算是先預約也不會有這樣的好天氣。"

 

幾朵雲悠悠的飄過

有東西輕啄我的耳朵

我轉頭一看是一隻巨大的幼鳥

光禿禿的身體短短的翅膀大大的眼睛

像個小老頭

牠突然銳聲大叫

我的表情一定相當震驚

實在太大聲了我還檢查了一下我的耳朵有沒有流血

天啊我的耳膜還好嗎

我發現我在一個鳥巢裡

被架空在高聳的尖石山上

手肘下壓著幾片厚實的蛋殼

 

"噢不我不是你媽媽!"

 

小巨鳥突然伸長脖子對著天空激動的喊叫

我的天啊天上盤旋著一隻爆炸大的鳥

 

"噢不那是你媽媽!"

 

霎時之間巨鳥向下俯衝

遠遠的就感受到那股風壓

讓我不得不趴回巢上

 

"噢不快阻止你媽媽!"

 

我耳朵旁邊發出酒瓶碰撞叮叮噹噹的聲音

桌椅嘰嘰的在橡木地板上摩擦

男人的咆哮女人的嬉笑

我在一家煙霧繚繞的酒館裡

另一頭有人搭著手風琴與吉他跳著探戈

這一頭我突然被紅酒與烤牛肉包圍

紅酒散發出濃烈的果香

這輩子沒見過這麼狂野的酒了

喝下去簡直像是有小妞在嘴裡跳著舞一樣

 

我躺在她五顏六色的床上

她大概有一百個抱枕

凹凹凸凸頂著我裝滿食物與酒的肚皮

真想全都踹下床

牆上有釘著耶穌的十字架與泛黃的聖母像

我迷茫的盯著瑪莉亞跟我差不多失焦的眼神

天啊和藹的讓我太想睡覺了

 

她的房間有甜莓與薄荷煙的香氣

我看見她的小夜桌上放著一罐香水

 

"dulcis paradisus"

實在看不懂

 

但我的腦海出現花團錦簇與蝴蝶飛舞

小小的兔子住在小小的洞穴

小小的熊吃著小小的紅苺

小小的狐狸在小小的草上翻滾

 

 

她說她叫Abril

意思是四月

她是在酒館裡跳著舞的其中一個女孩

也是我第一眼看就目光就再也移不開的那個

她脫下紅黑相間的絲絨長擺裙

放下盤在頭頂的長髮

我記得她大大的眼睛濃濃的睫毛厚厚的唇寬寬的嘴細細的腰長長的腿

她微卷的長黑髮在我臉上劃過留下可可亞的味道

"小姐我想親吻妳我有點醉所以有點想睡可以不要走遠嗎免得我醒了會忘記我要親妳然後早餐喝白酒配生蠔。"

我輕輕摟住她裹著馬甲的腰

手掌觸碰著她乳房的邊緣

既柔軟又溫暖

我像陷入泥沼般的睡著

 

我又回到自己的充滿咖啡味的床墊

 

 

 

 

啊啊啊啊,

太後悔沒有先親吻春天女孩了,

她的嘴唇想必相當柔軟。

 

想必像是在甜美的天堂。

 

 

創作者介紹

祖靈歌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