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唷,開始不確定了唷~"

"蝦密。"

"你開始生氣,然後質疑你接收的訊息,然後不確定。"

"蝦密啦。"

"你潛在的愛放棄開始發作了唷~"

 

第二人格在夢境中的口氣顯得相當的令人厭惡。

但是他是對的。

他比我還聰明,

我常常覺得我遲早會被他覆蓋。

 

最令人生厭的是,

他比我還理性。

 

"化學反應之類的。"

"蝦密。"

"你們之間沒有的東西。"

"嗄?"

"但是他跟別人不斷產生的。"

"講話不要講一半。"

"你嫉妒啊!"

"然後勒。"

"然後你生氣想放棄。"

"我就是愛生氣啊。"

"那為什麼不承認。"

"因為放棄比較快。"

 

"你沒有辦法完全消除過去發生過的事情,要嘛努力的創造未來的事件,要嘛就走遠,但是情況糟就糟在你已經在事件中。於是你想到更多的方法來讓自己發瘋,你根本沒辦法忽視那些痕跡,每個隱隱約約的訊息都變成了一個碩大無朋的象徵,豎立在你眼前,擋住你望向未來的路。所以你只能依靠你曾經想拋棄的動物性來產生衝動,這本來就是人類賴以為生的動能,你鄙視它但又需要它,你感到不自在所以暴躁的無以復加。但你無法絕對捨棄身為人的身分,這個半理智的靈魂會追隨你到你死去.消逝在物質世界的那一刻。你恨死這一切了,你希望這都沒發生過,至少不要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你找到自私的理由,順理成章的拿來當做保護自己的藉口,說穿了就只是單純的很幼稚很自私與逃避現實罷了。"

天啊,我遲早會被逼瘋的。

被我自己。


我沒辦法假裝看不到

我也沒辦法坦然的承認我看見的事情

那怎麼辦

只能一直盯著我討厭的畫面看

直到我習慣

 

想到這裡我就眼睛發酸



"或是你奮力起身打爛這一切也是個選擇。"

好煩有時候又覺得這傢伙乾淨列落的指令還蠻討人喜歡的。

 

"To sure or not to sure."

 

畫面變成哈姆雷特的神經

下不了決心

整天看到鬼

試探又瘋癲的戲碼天天演

最後倒楣的都是身邊的人

真衰

被悲劇演員拖下水

全變成了悲劇的一部分

壯烈的犧牲

 

 

"但是很過癮吧,人多多少少都想要擴大自己的悲劇銀河系,把其他的星球也捲進來,然後一起爆炸,發出絢爛的光芒,然後一起純淨的重生。我知道你準備好了,你企圖隱藏的暴戾之氣已經變成巨大的能量,你只是想找機會一口氣爆發出來,你等不及引起一陣狂風暴雨,那是你的劣根性,惟恐天下不亂的俏皮個性。沒關係的唷,就像理論不去實踐也沒有什麼意義,放手幹一場怎麼樣,反正你早就知道最糟的情形了。你上吊我發瘋,你被埋了我失蹤,雖然是象徵性的比喻但是跟現實也相去不遠。差不多是這樣了,反正都來了,比起浪漫其實你更在乎機能跟務實對吧,你是個存在主義的實踐者,你愛死了那種隱隱約約的敵意,你以為不選擇就是一種選擇,放棄相對的也是一種不放棄,焦慮與恐懼的瞬間其實就是我們真實存在在這世界上的證據。對吧對吧啊哈哈哈哈哈。"

他拍著大腿樂不可支的大笑著。

 


"蝦密。"

我冷淡的回應。

 

該死的

情況比我想像的還要棘手

我們一開始切入的主題已經變成小問題了

我完全低估他轉移焦點的能力

他的目的只是要我體認到原來這些日子極度困擾我的事情根本庸人自擾

 

 

王八蛋

這下我有更大的麻煩了。

幹。

他聰明的我巴不得現在就被取代。

幹。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