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之間我什麼都看不到了

我前一天夜晚還潺潺流著淚的雙眼

細看瞳孔已經成為縫狀

指尖麻木

而那也還不是我全身最麻木的部分

我感覺到冷

於是跑到太陽底下

伸長著脖子

像一朵向日葵一樣

吸收著熱能

但是這不足以維持我的生命

我需要更熱的東西

類似慾望的概念

會炙熱會燃燒

 

我是變溫動物

我的血是冷的

因為我放棄了自我調節的權力

 

我是變溫動物

我的活動力低落

因為我沒有太多能量可以消耗

 

我是變溫動物

我需要別人來溫暖我

因為冷過頭了我還是難逃一死

 

我決定只纏繞在愛我的人身上

他們的血比較溫熱

不像我愛的人

他們的體溫只讓我更加不寒而慄



某天晚上我做了個夢


"他一定也很難過,只是故做堅強而已。"

天使像知曉小鳥般的來到夢中告訴我

一股暖暖的氣息從腳底升上來

熱度緩緩的傳遞到末梢

以致臉頰時我才能確切的感受到眼淚的溫度

 

如果不醒來的話我就不會四肢退化

如果不醒來的話我就不會全身長滿了鱗片

如果不醒來的話我就不會貪婪的尋找別人的體溫

如果不醒來的話血液就不會如此混濁

 

一醒來發現這個毫無說服力的劇場是個潛意識的鬧劇戲碼

我決意匍匐前進

 

而我有看到但我假裝沒看到

畢竟他曾經是我的全世界

即使短短幾秒鐘

但是足以佔據我的雙眼

 

現在不同了

我學會在強光下將瞳孔縮成細縫

光線落在視網膜卻不得其門而入

我可以只看見我想看的事情

特別是那些快速移動的

 

我回憶起那些可以自行發溫的日子

他們恣意的從我身上攝取我的溫度

而我竭盡所能的以達到他們的要求為樂

奮力的燃燒自己

 

 

"呿,真是浪費體力。"

我說。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