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突然在我面前失去意義

與其言不及義

不如安靜

 

但還是聽不到你

 

你像個防火牆一樣阻擋了所有訊息

 

我太像個孩子

於是你不打算再相信我所說的任何事情

 

我想像用一隻形而上學的手

沈重的壓在柔軟的皮質上

企圖撫平一些不平靜


一條沈睡在記憶深處的魚

被懾人的抽搐

勾出水面

透不過氣

 

那些片段跟淚水像假的

像做戲

在一個了無心意草草搭建的戲臺上

用斷斷續續的頻率

嘈雜的唱著

 

空氣夾在我們之間

模糊的存在

時間不夠快

我的呼吸亂到不能再亂

我們臉上貌和神離的疲憊

讓我感到微微的窒息

我不知道有沒有文字可以形容這種怪異

接近死寂的逼近

 

我雙手緊握放不開一切

 

模糊的存在令人火冒三丈的原因

在於不管多麼的微弱

都沒有要消失的意思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