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安靜

躺在月光下

我看的出他在蒸發

但又劇烈的在吸收著什麼

以致於形而上學的膨脹

 

"這一切都太抽象了。"

這是他那天晚上形而上的最後一句話。

 

為什麼非得是形而上

因為無法直接透過感知而理解

 

抽象的基礎

抽象的前提

抽象的成因

 

因為抽象而無法順利感知

 

於是在各自的內心有各自的激辯

 

那些關於性質與表象的論述

不在討論的範圍

太膚淺

 

我頑抗的

揮舞雙拳

 

會不會

只打到空氣

 

會不會

有可能改變了一些分子結構

 

會不會

毀壞了宇宙的一部分

 

會不會

導致星球爆炸

 

會不會

時光倒流

 

會不會

看到當時的你和我

 

還懵懂

還輕鬆

還可以愛的像一團火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