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恐慌外無事可做

畢竟面對的無關自己的未來現在或過去

 

是進行式的可能性消逝

 

"是我害的,我打亂了命運,我魯莽的攪和著生命的道理。"

我這麼想著

盡可能的理直氣壯

沒有要把事情往好處想的意思

甚至把恐懼當做零食

慢慢的往下吞

 

一幕一幕關於死亡的光景從我眼前飛逝

生動的死寂

 

痛覺透過回憶的點滴流遍全身

 

"生命的意義在於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

 

我們怎麼來到這世上的

為什麼我會只有身為我的知覺

為什麼我沒有另外一個人的知覺

為什麼我不會成為另外一個人

最後消逝時我會去哪裡

我去了之後還會有身為我的知覺嗎

還會有記憶嗎

還有痛苦嗎

 

"即興時不可以問沒有答案的問題"

 

 

於是這些台詞在舞台上燒縱即逝

沒答案的問題

算是問題嗎

 

 

黑洞悶不吭聲的吞噬著星球

 

 

 

 

 

 

 

 

如果非要做個結尾的話我想說

為什麼死的總是不該死的

 

有時候現象不代表哲理

哲理也沒辦法解釋一切

 

 

 

 

 

最後一切都死了

離我而去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