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貓起飛的方式

取決於牠在飛行前受驚的程度

然後牠飛到你的耳朵上

劃開一道傷口

你摀著耳朵鮮血還是細細的流出你的指縫

你覺得惱怒跟心疼

因為重要的血就這樣流出來了

你其實不關心耳朵

因為它沒發出聲音也沒說它痛

 

突然有個女孩的名字飛進我的身體裡

她透過我開始新的生活

我也竭盡替她想一個故事

就算超現實也可以

有點村上春樹的也可以

 

漸漸的她開始徘徊在最黑暗的邊緣

欺騙,屍體的擺放方式,殺害,血肉模糊的臉

逃避,無視法律的走險,性氾濫,非關道德的審判

 

我昨晚夢見她

她在一個絕妙場景裡的絕妙情結裡

大概有哭泣

我看的出神了於是忘記要鉅細靡遺

於是我飄移在浮動的邊際

尋找什麼什麼的離合器

 

有隻來自真實的貓跳上我的耳朵

 

我接下來的念頭竟然都是

為何冷氣開了一夜。

 

 

 

 

我沒事

沒有傷口沒有流血

只是形而上的假設

來自兒時的記憶

誇大自己的傷勢

不知何原因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