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也不是真的喜歡你

只是想知道要是我裝做喜歡你的樣子你會不會也喜歡我

也不是真的能想像在一起了會是什麼樣子

但是你能不能給我一個你製造的假象

 

有時候也不是非得跟你的你背影跑

只是想知道過了一陣子會不會是你追著我跑

然後我的影子在你的指間滑溜滑溜的移動

而我可以用餘光觀察你眼睛的閃爍

 

有時候也不是故意要愛上你

只是想知道你有沒有辦法感受到我的愛意然後倍數還給我

然後我可以再度脫離綑綁的在各種陰晴不定的狀況下奔跑

當一隻抓著野草跑的荒原狼

 

有時候就是要你喜歡上我而已

交集

交錯

然後我們往反方向跑

 

 

高中的時候覺得徐志摩很壞

覺得我要是不小心沾上這種男人我上吊算了

 

現在突然覺得

他逃的有道理

如果他是個女人我們就不會責怪他了

也許幼儀是個男人我們也不會這麼忿忿不平了

 

如此被時代的衝擊追著跑

有時候我也想跳脫性別死板的框架

 

女人曾經宰制著男人

但是不知不覺就被逆轉了

被宗教.被政治.被噁心的陽具

 

放心,我也不會安於現況。

 

這種被蠢東西牽制只是有時候,

你就被我拉著鼻子跑不是嗎。

 

根本逃不了。

 

有時候我只是想脫離隱喻性父權

原諒我不想被任何不確定象徵手段掐著脖子

 

光想就煩:I

 

 

臭男人

發霉的麵包

廉價的茶包

 萎縮的細胞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