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姿態上他的的確確還是個男孩沒錯

 

我無法說太多

我已經說了太多

儘是一些偏離主題嘔呀嘈雜的瞎話

我自己聽了都覺得吵鬧的話

我累了

像被鬼抓住一般一步一步的走向睡眠的境界

一腳又一腳的踩進海底柔軟的藻泥

膝蓋以下感受到來自營養海底的溫暖

我淪陷了

精神的部份

肉體還在與現實馬林魚

做最後的拉扯

 

我喜歡的男孩

大部分的男孩

都可以和那個叫做瑪黑的地區一拍即合呢

他們像是大拼圖的一小塊

不偏不倚的放進我記憶中的風景裡

 

偏偏我在那裡時他們一個都不在我心裡

於是我現在抗拒著睡眠的想著他們

因為我深知他們不會出現在我的夢裡

因為我早就樹起我最激烈的武裝

全面防衛著他們在意識上的入侵

 

我還沒準備好

 

我越想以女孩的姿態就越偏離

我的自大狂妄

貪婪炫耀

膨脹迸裂

高傲無恥

迅速的把我帶離

我要去的地方

 

於是我讓其他人過著我的生活

使用我的影子

複製我的靈魂

 

我在這裡

繼續當個睡眠的遊魂

夢遊到瑪黑

找不在那裏的男孩

 

 

晚安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