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直接叫你閃開我的視線又覺得自己不是摩登原始人應該有禮貌

於是覺得很不爽悶在心理念念有詞又怒火中燒

 

"我幹嘛忍耐你老子幹嘛忍耐你我為什麼不能直接嗆你我連跟別人抱怨你的存在都不行他們會覺得李宛儒很奇怪因為那個人其實也沒具體的惹到你靠靠靠靠靠"

 

事情是這樣

你的存在讓我不舒服

也不是恨不是任何具體有建設性的批評或可以改善的空間

在本質上單純的不快

近似於不斷有人挖你的喉嚨那種噁心感

 

何不識相一點就自己退開

免得我兔在你身上

畢竟你不是馬桶無法self-cleaning or something

所以會滋生細菌污染環境

 

我覺得好噁心好像一口氣喝了五萬罐偉恩加上一瓶巴拉松

 

"操你媽的滾開!!!!!!"

 

我滿腦子都是這句沒深度任性膚淺又自私的句子。

 

行行好別逼我。

 

我現在只想踹翻所有我伸腳可及的物件每踹翻一個就大喊一聲我幹我幹我幹幹幹

超Rocker的啦!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