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荒誕無稽總是在清晨開始發作

大多數人都上演過也有可能渾然不知

也有可能明目張膽

 

之前也發生過雖然沒頭沒尾的也不像這次這麼糟過

 

我們在搖晃的運輸空間裡

你搶我東西

我的筆記我的筆

我常拿在手上的筆記以及來自巴黎的鋼筆

 

筆記象徵我的祕密筆則是愛情

這些是夢的解析之後的事情

 

一開始我只是從閉著眼睛哭到眼淚滑落枕頭而已

 

"平常這麼難接近就算了居然連做夢都要欺負我。"

 

枕頭還是枕頭

棉被還是棉被

我卻再也不是我

像是撞到硬硬的東西那樣無所適從

 

公車漸漸駛離

你也將在預計的時間內離我而去

 

用兇巴巴的口氣

把我驅離

 

對不起我來不及改變自己

來不及有自信來不及回應你

 

>_^*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