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半個地球的焦慮

梵谷的失眠

鼻粘膜的乾燥

清晨的鼻血

 

我還以為很安全

自以為是的以為那個小島隨著我的飛行高度凍結

不再運作了

 

其實沒有人會等我

 

這裡好冷

明天零下七度

而我的島呢

會不會更冷

 

我快發瘋了

 

我們說不到話

因為我不想遷就任何人也不想遵守任何規則

 

這裡的美麗氣質冷峻莫名其妙

換來我的更不理人 更過分 更不把人放在眼裡

 

但是我擔心受怕

 

還有兩天

 

創作者介紹

祖靈歌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