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頭靠在遊覽車冰冷的玻璃上

想像著歪斜的腦袋上有妳溫柔的手

溫柔的撫摸

我熱切需要平復的毛躁

我憑著想像就這麼睡著

 

橘色的芒草

綠色的鳥巢

紅色的蜂窩

藍色的空氣

 

這是夢境

我們平行

我們抽離

妳是焦慮的小雨滴

 

我說別怕

有我做妳的小行星

 

"得不到某個東西表示你不夠想要或是你總找理由不要"

我說的

我不想要

我沒資格要

我替自己找了許多理由不去要

 

我用槍

在頭上

開了朵

玫瑰花

 

孰不知我等待的竟然這麼的卑微

這麼疲憊

這麼狼狽

 

"你啊,老是說這種話才會被誤會。"

她說

 

孰不知我不喜歡曖昧

愛的也太絕對

太特別

所以需要特定的人選

即使必須表現的明顯

 

弄到最後我和我所追求的精準漸漸偏離

 

我總是愛用妳的溫度自我催眠

萬一妳離開

也許我再也無夢也無眠

我默數著那天

有點膽怯

無可厚非

 

老方法

用銅板

正面妳贏

反面我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nydrummer 的頭像
sunnydrummer

祖靈歌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