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個雜夢夜

 

我夢見我媽媽

 

我發現愛一個人跟有沒有辦法讓彼此的生活重疊

有差距

我愛我媽

但我無法跟她一起生活

我這麼誠實不知道到底好不好

我不知道

 

這種逃避式的情感悲劇將不斷上演在我小小的舞台上永不翻身

我把一切都想的太多太嚴重太理想太超過

簡單一向不是我的信條

我過於繁華又太依賴精神分析

以致在本質上不斷流逝

 

有沒有辦法我就撥撥你的頭

然後我們一起勾消好嗎

我可以不用道歉你就知道其實一切都是我不好而且我知道

我不喜歡聽到對不起

你也不喜歡

這是個炸彈讓人越來越生氣的壞蛋

 

"對不起"

多令人生氣

要是說對不起有用要警察幹嘛

何不

我具體一點

摸摸你的頭

雖然我在快抵達救贖時把手縮了回去

我怕一去不復返所以我忍住

並切了我精神上需要被拯救的那隻手

 

我都醒了那些雜夢那些聲音還是繼續

我分不清現實跟虛幻的世界

我瘋了

所以我才讓那些美好偷偷溜走

我以為它們不是真的

是幻覺

所以它們嘆氣搖頭蹣跚的走了

 

我永遠不平靜

永遠定不下心

永遠無法重疊別人的生活

永遠任性

永遠是個獨立的個體

永遠讓人捉摸不清

永遠表裡不一

 

我想回去

然後改變心意

把手指插進你烏黑的頭髮裡

感受你頭皮裡的化學反應

滿足我的可悲動物性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