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是黑的下著雨。

 

肩膀上有幾百萬噸的空氣。

 

她要我別等了,我還是傻站著。一個人。

 

我是沒人要的行星。

 

失去我生存的目的。


我叫囂我大笑我大聲說話。

 

其實對我來說都沒意義。

 

那些無關緊要我其實不在意。

 

我全身麻痺。

 

我需要酒精。

 

我很憂鬱。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