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死絕後重新站起來比想像中的容易

我不再手腳發抖之後安穩的上完法文課

安穩的安排了一些行程

安穩的上了捷運

安穩的看了一下村上春樹

安穩的吃了一枝冰棒一個漢堡一杯茶

安穩的玩富甲天下

安穩的看WTO姐妹會

安穩的開始寫作業

安穩的接到一通關於被狗追的電話

安穩的繼續把作業寫完

 

我的特殊能力就是摔倒馬上站起來因為前面的路還有很多我沒時間停留

 

那些曾經傷害過我的人他們的懺悔與我無關

他們的道歉我不感興趣

關我屁事

如果我花時間聽他們解釋他們是如何如何的有苦衷來傷害我

我變的沉重他們變的輕盈

 

哇靠憑神馬啊

我耶穌嗎

我師姊嗎

我不是人嗎

 

他們一手造成的痛苦他們自己承受

我自己的痛苦我也自己承受

什麼懺悔求解脫

道歉求原諒

幹那太弱

 

"人類在某些情況下是:只要這個人存在,就足以對某些人造成傷害。"

真巧,國境之南太陽之西第34頁。

 

我不需要知道那些做錯事的人有沒有悔意

悔意跟本沒屁用

悔意是弱者的出口

是逃避的藉口

我要他們身體力行的贖罪

對自己犯下的過錯深刻的去彌補

 

我把你殺了再跟你家人道歉看他們一時之前會不會有如清水般的原諒我

 

再來

我冷血嗎

我不講義氣嗎

我對朋友不好嗎

 

你要不要回頭看看你用的那些字眼有多尖銳再來研究尊重以及溝通的定義

媚比開誠布公大家評評理

 

我無話可說也不在意了

這次真的算我衰

 

當你還在想怎麼辦時我已經自有安排並且走遠

我不想等待未知的辯解跟界定不輕的反覆

 

你的就事論事經驗不足

我的就事論事油腔滑調冠冕堂皇

你的尊重對我有如針刺

我的怒意不明事理

 

你贏了你說的都對

我輸了我自私自利

我走你留

好聚好散

我只希望接下來一切安安穩穩

 

我就是孬就是只敢在這裡牙尖嘴利

說實在你他媽再也管不著了

 

我當然也可以聽那些廢話

但如果我早就知道那些是藉口我一定會越聽越火我幹嘛還自己去暴露自己的沒家教

不必要吧

  

沒差啦

你對都你對

誰兇誰大爺

踹共也只針對還有希望的人

對死人踹共

要幹嘛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