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最大的問題在於

我們都把彼此當成秘密

由於不確定

但我們都不想只是秘密

由於不甘心

所以無法再繼續

 

好像天堂的門就在那裡

而我怎麼走都走不進去

 

這種對待我一秒鐘都無法容忍

 

說了這麼多令人不安而且憤怒的話相信你一直都有看到

而我的意圖好像明顯的像是白紙上的墨漬

 

之於我來說的一切都消退了

好像曾經讓亞伯拉罕一家漂流的那場洪水一般

如今方舟又回到陸地

 

聽著

我不再是你的祕密

我早就遠離

 

我連傷心都無法好好說明

因為這個故事根本無從說起

而且荒謬至極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