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可怖

概念的複製無此輕易

沒辦法人與人之間畢竟有太多重複的經驗

說的出來的人成的作者成了村上春樹

唱的出來的人成的歌手成了陳綺貞成了田馥甄

什麼也不會的人成了我

拼命抓住那些發生在我身上卻成了別人傳頌的故事之中的隻字片語

再變成我的

 

哎呀 後知後覺如我啊

只能偷別人的森林

 

我們都曾經活的輕快

在可以穿著制服的午後

伴隨即將西斜的太陽唬爛

你超級超級帥的西裝外套

你亂糟糟的頭髮

你穿不破的nike球鞋

你永遠念不完的自修講義

你難以形容的笑甚至讓我微醺

然後有一天你突然成為惡霸

就在我猜我也許可以依附你的前一刻

超級大混蛋

 

多少次了

究竟

 

我每回都告訴自己我不吃你這套我不吃你這套

過了不久之後又鬆懈又心軟

因為你總是會在我剛好受傷的後一刻出現

又笨又疲軟又需要依靠的時候

然後有一天你突然成為惡霸

就在我猜我也許可以依附你的前一刻

超級大混蛋

 

我回去翻閱有你的章節

才發現我早就回到過去

我其實一直一直一直待在過去

 

也許開始感到自己好像真的開始愛一個人的時候

是個壞預兆也不一定

在你身上就靈驗得很

你這王八蛋你已經被我徹底的斷尾了

你一點都不配我的眼淚我受夠這一切

 

我跟你沒關係了

 

幹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真的差一點就把一切都給你

因為我以為我好像愛你

你的反反覆覆讓我覺得不值得而救了我一命

也失了半條魂

幹我超恨的不是也許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