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都看完了

現在他們安安靜靜的放在書櫃的最底層

和其他藍小說在一起

好像在交換情報似的互相喃喃

 

我昨天晚上洗了床單

但捨不得洗枕頭套

我意外的發現上面還有一點點你的味道

也許是我自己的味道但我一廂情願的想當成是你的

 

他們花了二十年來確定彼此是對方的百分百

我猜我也可以等待

 

我現在還太蠢還不是百分百

我會好好的準備

也許過了十年二十年後發現我們都不是百分百

那也沒什麼好悲哀

我們都跟不同的人交往然後各自的找到彼此的百分百

在那之前我們都愛了誰都無所謂

重要的是我們的結局都很美

 

畫面裡一個清澈透明的早晨

我和他坐在沙發上邊吃法國麵包夾著巧達起士

邊讀著各自愛的書

沙發是在鄉村家具店買的

當初還為了要不要買Lorenzo的紅色皮沙發而爭吵

陽光隨著時間的推移透過落地窗延伸至屋裡的每個角落

音響正播放著布魯克納第八號交響曲的第二樂章

"是不是該換音響了,高頻的細微破音讓我受不了"

他放下手上的托爾斯泰對我說

他喜歡俄國文學的艱澀跟宏偉就像之於新鮮乳酪更喜愛藍霉乳酪

我看著光線隨著他臉部線條與暗部有如庫朗舞曲般跳躍著

 

如果十年後不管我還是你這樣愛著別人並過著這樣的生活都沒什麼好懊悔的了

 

雖然很短暫但一切都被完整的保留了

比起漫長的風化以致過了保存期限還存有依戀

既沒心碎也沒眼淚

 

這麼說很不負責任

但是我只能說我目前什麼條件都不具備

只好捨棄原本到手的選擇權

把失望和遺憾做成空氣繭

就像我擅長的那樣

冷靜又狠心

 

我還沒準備好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