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輕輕的把我搖醒

欸欸我們去懸崖好不好

是個宇宙無敵的大晴天光線好的讓眼前所有都飽和

深咖啡的岩塊裸露在茂密的青草下

湛藍的海用碎波侵蝕著海岸拖著白色的尾巴

我朦朧的說我很忙無法去

懸崖很遠又很危險

 

我還沒說完她就消失不見

 

留我一人獨自在黑暗中醒來

雜夢中真的好像有看到她所說的懸崖和她失望的臉

 

從頭來過好嗎

這次不管妳想看的是paradise city還是藍熊船長去過的小島

我會綁一個堅固的木伐我們沿途就喝椰子汁

也不管多嘴之波對我們說什麼

 

走吧

在空無一人的房裡

我不知道對著誰一直反覆說著這兩個字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