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總想表現得蠻不在乎,尤其對於那最在乎的事......我們總是繞著圈拐著彎,希望能愛與被愛卻又不失冷漠的姿態,所以很多曲折壓抑便產生,阻擋在我們與愛之間"

陶晶瑩,我愛故我在,序曲,愛最大。

 

我原本只想說在上廁所時看點東西於是隨便抓了本書

沒想到它成為了繼濫情者之後第二本我不敢看的書

我太害怕發現我對於愛的偏執以及穿鑿附會

但是失去愛後又忍不住想去研究愛

我喜歡忍不住後的爆發感(請不要聯想到憋尿)

因為被逼急了之後說的最真最震撼

也最多穿鑿附會

 

今天練完團才知道原來溫州餛飩老闆如此帥

當了18年的樂手最後改行包餛飩

然後再從原本拿來裝餛飩的藍白袋掏出效果器然後暢彈加州旅館

我們的未來決定了

在大學時期努力的當個Rocker

然後以後圍個圈炸雞排順便賣個飲料煮個麵

 

"老闆你的鹹酥雞裡面怎麼有pick"

"拍謝拍謝我剛剛沒咬緊就掉進鍋子裡了"

"老闆你的麵裡面怎麼有鐵線"

"拍謝拍謝我剛剛在換弦"

"老闆你們沒有位子可以坐喔"

"拍謝拍謝那邊有音箱你可以坐在上面"

"老闆你的低頻可以不可少一點我屁股有點痛"

 

然後出現以上諸如此類的抱怨

 

搖滾像是一場永遠做不完的夢

斷斷續續讓人醒不過來

我們在半夢半醒間學會了批判的詞彙

一些懵懵懂懂關於正義的理念

然後絆手絆腳的企圖去實現

到最後我們說的到底是神話是淵遠流長的故事是鬼話是屁話還是根本就在說夢話

 

現實跟夢的界線太模糊我說不清楚

我昨天晚上被鬼壓床

到底是這世界上真的有邪惡還是精神壓力轉移肉體無法釋放弄不清

總之一些恐怖的畫面溜進我的腦子裡

一片黑暗中一個恐怖的慘白的臉若影若現

好像是個恐怖的女人用她充滿雜訊的眼神空洞的盯著我

媽壓我嚇死了要是當下可以移動我一定會跑去房東房間問他我可不可以睡中間

可惜我被釘死在床上連手指都像阿繼

我又開始不懂這世界是怎麼運作的我又沒做虧心事

只好學三個白痴在可以移動後拍拍自己的心臟告訴自己會沒事

然後一路睡到練團遲到然後栗子以學妹的身分對著電話對我大吼大叫

(太rocker了!!!)

 

我好像醒不過來一直掉拍

 

我突然發現有些地方我大概永遠都到不了

只好想像那些地方的陽光照在我身上時自己會不會看起來像蜜糖

 

我前幾天聽到一個很好笑的故事

有一個喜歡抱怨的少女四處找人"訴苦"

不幸的是她遇見了幾個真的很認真的在聽她說話並且企圖給她意見的人

那些人鼓起勇氣試圖給她意見並改善她的問題

但他們一才從嘴角滑出"我覺得..."這三個大字時

那少女就會搶在對方把話說出口前大喊"對啦對啦我知道我很沒用"

"..........................................................."

我只覺得如果你心裡已經有答案了就不要再問別人的意見了

首先你這輩子都不會接受這些好心人給你的意見既浪費了大家的時間又不公平

再者你這麼懦弱說不定連你自己的答案都隨時可能被推翻那還需要別人的意見幹嘛

訴苦這件事情到頭來沒意義但是卻不斷被複製並延續

我被這個既悲哀又無奈的概念逗的唉唷威壓差點笑死

 

最後祝福全世界所有好少女都會得到好待遇

因為妳們值得

然後如果有人欺負妳們請來找我

我會把妳們都搶過來然後給欺負妳們的人一點顏色瞧瞧

我愛妳們

我愛故我在

 

Never mind, the consequences of the crime this time my fortune faded.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