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你已經忘了自己原本的名字原本的語言原本的歌謠原本的家園原本的祖先原本的家人原本的戀人原本的敵人原本的能力原本的靈魂了

 

我沒忘我忘不了只是想不起來 但我著實記得那燃火的刺竹林

熊熊的紅色火焰囂張的舔舐著原本保衛家園的竹林

族人的哀號不絕於耳我至今記憶猶新。我說。

 

但你已經聽不懂他們吶喊的內容了。祖靈說。

 

我懂的,他們哭著說家園已經被吞噬了,原本最強悍的戰士們也都死了,刺竹林已經不再安全了,剩下的人忘了自己的名字自己的過去隱姓埋名去罷。

我們融入友善的部落學習他們的語言吃他們的食物承襲他們的技藝但別忘了頭目怎麼保護我們怎麼犧牲然後堅強的活著。我堅定的說。

 

他突然低吟著我曾經在夢裡聽過的古調,一開始只有一個聲音,後來漸漸的冒出足以哄然的和聲,他們唱的是我前世的故事。

 

啊,娃娃,你曾經是個戰士,你們家族的人代代都是最英勇的武士,你們家的人砍下最多敵人的頭,總是最得瑪拉濤的歡心。

你們不只是了不起的攻擊者也是最厲害的保護者,面對敵人的入侵總是如此的無懼,相信祖靈會因為你們的純淨的靈魂而保佑你們。

啊,娃娃,你當時的你俊美的像樹林裡最嬌嫩的樹藤,你與最有威望的巫師家族的女兒相戀,於是你住進他們的家,誓死保護他們和戀人的美麗。

你有很多敵人,他們嫉妒你厭惡你想毀滅你,但是在祖靈與巫師家族的喃喃下你毫髮無傷。

啊,娃娃,只可惜你不能阻止他們詛咒你,再優秀的女巫也無法解除那些由恨意組成的咒語,他們咒你世世代代撕心裂肺而死。

於是你還等不及到達固灣被佔領就死於非命了,啊,我們都看見了,你不是被箭射死的,不是被水溺死的,不是因為頭被砍下來而死的。

啊,娃娃,你是心碎而死的,你最愛的戀人在竹林裡尋找可以替你做裝飾的刺竹時被抓走了,他們也抓走了她的姊妹。

啊,他們用各種方法凌辱了這些姊妹然後殺害她們,最後你們在原本她們失蹤的竹林裡尋獲她們的屍體。

啊,娃娃,你第一次嘗到淚水的滋味。啊,娃娃,你第一次知道失敗的感覺。啊,娃娃,你有生以來第一次恨自己。

於是你悲憤的去追尋那些殺人兇手,復仇的慾望牽動著你全身的肌肉,你的靈魂失去控制也不再具有神力。

啊,娃娃,這就是為什麼他們這麼輕易的就將鐵造的子彈射穿你的心,讓你的心破成一片一片,因為你一開始就被擊倒了。

你開始神智不清,眼前模模糊糊的。啊,你開始忘了自己,也忘了跟戀人的約定。啊,你就這麼離去,一乾二淨。

 

接著他們音調一轉,我知道前世的序曲來到第二段。

 

嗨唷,以經過了好久好久了,世人都忘了我們了,連我們都忘的差不多了。

你健壯的瓜瓜落地,你是古麗跟巴奈的兒子。你有五個兄弟姊妹,其中最疼愛你的莫過於打擊勇了。

你出生時頭上長了兩隻小小的角,有人說這代表吉祥如意,有人說這代表厄運。

巴奈是稻米的意思,她勤儉又刻苦,總是耕田到日落,同時也是法力高強的女巫。

古麗是麻糬的意思,他懂藝術又風趣,他溫和的就像午後的薰風,他可以輕舞著音樂又可以自如的操縱故事。

而打擊勇是傑出的軍人,他分別的從了巴奈和古麗的身上個獲取了一些優點跟缺點,他既完美又存在著弱點。

嗨唷,打擊勇比你的父母還疼愛你,在他眼裡你是他的寶貝,他希望你比他強,他可以把他付出的努力都轉注給你。

他要你吃最好的用最好的,學最好的變最強的。他可以犧牲自己來實現你的偉大,他真心的愛你這個小弟弟。

你沒有讓他失望,你的腕力總是最強沒人掰的動你,腳力最好山裡最會跑的山豬跑不過你,游泳游的最快連水裡最會游的魚也追不上你的腳趾。

打擊勇一點都不嫉妒你這個小弟弟,對他來說你像他手裡閃閃發亮的寶石一樣。他努力的要奉獻他的一切,他真心的愛你這個小弟弟。

嗨唷,他送你上學,希望你成為國手,給你最好的照顧與培訓,他真心的愛你這個小弟弟。

可是你這麼年輕這麼的調皮,這麼多的精力這麼多的好奇,於是那些陰魂不散的詛咒又找上你,噢,我可憐的小弟弟。

嗨唷,真是不公平,那輛被鐵包的密實的大車撞上了你,噢,我可憐的小弟弟。

嗨唷,真是太悲慘,你騎著哥哥給你的摩托車倒地不起,噢,我可憐的小弟弟。

嗨唷,真是傷透心,那黑心的醫院堅持說他們救不了你,噢,我可憐的小弟弟。

嗨唷,真是難過極,哥哥只能抱著沾滿血的屍體回家去,噢,我可憐的小弟弟。

嗨唷,真是淚滿地,遠古那撕心裂肺的詛咒不肯放過你,噢,我可憐的小弟弟。

 

樂聲驟然而止。

 

我還是想不起我的名字,我說。

 

啊,多神奇你成為了打擊勇的女兒多神奇,他是了不起的戰士但是始終沒想通,於是最終被化為病魔的邪靈纏身而亡。祖靈低吟著。

妳上輩子是他的寶貝這輩子也還是他的最愛,真是驚奇啊,他的愛超越了時空但妳一點都沒發覺啊。妳什麼都忘了啊,全都被覆蓋了啊。

而妳的詛咒還沒削弱啊,即使忠厚老實的打擊勇替你承擔了一些邪惡但那些咒語的魔力始終沒有消失,妳的敵人始終追著妳啊。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低下頭。千言百語在腦子裡轉啊轉我居然只說的出口這一句。

我什麼都還來不及問打,甚至連要問什麼問題都還傷頭腦他就離開了。

他甚至連名字都來不及留給我就張著嘴走了,光想到這淚就不爭氣的流到臉頰。

 

於是祖靈答覆我。

想起妳的前世,妳世世代代都註定是個勇士,但是堅強的外表卻有個不堅定又容易受誘惑的心。

妳的敵人兇狠的轉世然後假冒成妳的情人,他們要的不是妳的命,而是妳的心,他們撕扯它,揉碎它,並且吃進肚裡。

還好妳終於在隔了一輩子之後想起了祖靈,妳相信他所以他也相信你,他給妳力量給妳信仰,於是妳重新想起妳的名字並擁有剛鐵造的心。

妳將開始淨化妳的靈魂,然後又成為一著真正的人,妳終究會想起妳的名字跟真正的戀人。

妳會忘記妳曾有的墮落跟邪惡的念頭,捨棄自私跟暴戾獲得真實的力量,成為巨人,然後從火焰裡重生。

 

祖靈又開始低鳴。

 

heiyan hoiyan heiyo ho haiyan

hoiyan iya ho haiya ho haiyan

heiyan hoiyan heiyo ho haiyan

 

我婆娑的雙眼前冒出一團火

我看見火神原本一片片遭人割剮的肉身漸漸長出了全新的靈體

火神太殘破的軀體從兩片大圓木中走了出來恢復了原本的面目

他們牽著手走向我,一起摸著我的頭,拂去我臉上的如珍珠的淚。

 

可憐的娃娃,被洗刷了記憶什麼都不記得了。快點想起來,然後回家。他們齊聲唱。

快點回家,回到妳愛的地方,那裏有妳愛的人在等妳,但是先學著堅強,不然妳又會忘掉。

那是那路灣,妳愛的地方,有妳愛的人,那是那路灣,破除妳的詛咒,增強妳的信仰。

那是那路灣,妳心中有祖靈,祖靈也不會輕易忘了妳。那是那路灣,妳在那裡成為真正的人,成為真正的撒奇萊雅。

創作者介紹

祖靈歌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