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離開人群我馬上可以抽抽答答

怎麼可以

荷爾蒙好像發了狂

抽動我的下巴牽引我的臉頰

 

問題出在我的忠誠和偽裝

直至成為行屍走肉依舊不妥協的隨著背景變著顏色

我究竟是什麼顏色

我看不出來

畢竟眼前只剩下黑白

 

如果不能阻止妳移動

要嘛戳瞎我要嘛殺了我

反正像我這種沒用的膽小鬼少一個算一個

我無法假裝看不到假裝不在意我很懦弱

 

連血管微薄的撼動都讓我錐心刺骨

好辛苦

連空氣都像石頭

 

每一秒都想把自己腐敗的部份吐出來

那股由內而發的惡臭撲鼻

辣的我眼睛都睜不開了

 

我無處可躲了

割開自己的傷口

縮瑟的發抖

困在自己的假想裡

手腳萎縮

 

最好的辦法是讓我直接穿梭到一百年後

那裡沒有妳也沒有我說不定也沒有駱駝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