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好的版本有點sad


嫁禍的藝術在於其實誰不這樣

嫁禍的藝術無非不是見縫插針的立場

嫁禍的關鍵在於你可以事情不可以荒唐

嫁禍的分寸關於分寸大家各有唱腔

 


 

 

一想到昨天妳對我說的話我的心就揪在一起

原來蘇格拉底死的時候妳也有插他一刀

 一股很熱很熱的血衝進我的肺裡

我只能用力的搥床企圖讓那股血散開以免我兔血

我難過的不是妳對我的愛意毫無反應

而是原來我喜歡的妳早就不是當初被我喜歡上的妳

還有那些在妳身邊的野獸會不會讓妳的耳朵再尖一點鼻子再長一點

我擔心到不小心讓淚滑落臉頰

可惜我一路這麼堅強

 

 


 

 

今天出門時發現總是跟在我身邊的彩虹不見了

天不藍了

花不紅了

草不綠了

晚上星星也不亮了

我的世界變得好清晰

沒有遮罩後一切變得真實的恐怖

 

我像一顆懸浮在外太空的石頭

忘了自己曾是顆小行星

曾經圍繞著我愛的星球打轉

 

失去節奏感

只能荒腔走板的獨自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挑戰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