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

為了追尋認定的美好而穿梭大街小巷

為了想要的皮質記事本跑遍所有誠品

 

為了見想見的朋友克服宅女病吃不好吃的餐廳晚上睡不著覺

最後發現一切都值得

因為所有人都哈哈大笑並追憶似水年華

 

普魯斯特晝伏夜出的理由大概是畏懼白日的美好

畢竟在光線下連回憶都特別鮮明

算了

 

也不是真的沒有理由消極

我只是酷愛胎死腹中的愛

毛骨悚然 鮮血淋淋 倔強 懊惱 失魂落魄

但他的美好性卻比修成正果的愛完整

我始終都只記得和那些交往過的女孩是如何爭吵

卻忘不了那些被我失去的女孩跟自己無意識的四目交接或無關緊要的觸碰

有些美好就在於他沒發生過

或稍縱即逝

像泡泡

 

而我習慣性的讓他破掉

 

就像我讓你離開我的視線

然後你再也不回頭

我死釘釘站在原地硬是看著你離開地平線

不追不流淚

有如我想像中的那般倔強

 

你不知道的是我每天都在懊惱

一想到我已經失去你了就氣的搥牆

雜夢裡總是的你畫面紛紛擾擾

 

然後繼續

在平日裝做不認識

 

你的香草薄荷煙是我唯一記得的味道

好像打娘胎就聞過這股味道般熟悉一見如故

並且我一聞到就知道是愛情的味道

他回來過只是我抓不住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