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百分百的女孩 村上春樹


      四月裡一個情朗的早晨,我在原宿的一條巷子裡,和一位100%的女孩擦肩而過。並不是怎樣漂亮的女孩,也沒穿什麼別致的衣服,頭髮在後面,甚至還殘留著睡覺壓扁的痕跡,年齡很可能已經接近三十了。可是從五十公尺外,我已經非常肯定, 她對我來說,正是100%的女孩。從第一眼望見她的影子的瞬息開始,我的心胸立刻不規則的跳動起來,嘴巴像沙漠一樣火辣辣地乾渴。

      或許你有你喜歡的女孩類型,例如你說小腿纖細的女孩子好,也許非要手指漂亮的女孩才行,或者不知道為什麼,老是被吃東西慢吞吞的女孩子所吸引,就是這種感覺。我當然也有這一類的偏好。在餐廳一面用餐的時候,就曾經為鄰座女孩的鼻子輪廓,看傻眼過.。

      可是誰也無法把100%具體描述出來。她的鼻子到底長成什麼樣子?我是絕對想不起來。不,甚至到底有沒有有鼻子,我都搞不清楚。現在我能記得的,頂多只是:她不怎麼漂亮。如此而已。真是有點不可思議。

      "昨天我在街上遇到一個100%的女孩子。"我跟某一個人這樣說。
      "喔?"他回答說:"漂亮嗎?"
      "不,不算漂亮。"
      "那麼該是你喜歡的類型吧?"

      "這個我也不記得了。眼睛長的什麼模樣,或者胸部是大是小,我可是一點都想不起來

      唷。"
      "真是奇怪啊。"
      "實在奇怪喔。"
      "那麼....."他有點沒趣的問說:"你做了什麼嗎?開口招呼她,或者從後面跟蹤她?"
      "什麼也沒做。"我說:"只不過擦身而過而已。"

      她從東邊往西走,我從西邊往東走。真是一個非常舒服的四月早晨。 我想,就算三十分鐘也好,跟她談談看。想問一問她的身世,也想告訴他我的一些事.。而且,更重要的,是想解開一九八一年四月裡,我們在原宿得巷子裡,擦肩而過為止的類似命運經緯的東西。那其中必然充滿了像是和平時代的古老機器似的溫暖的秘密。

      我們談完這些後,就到什麼地方去吃午餐,甚至看一場伍迪艾倫的電影,再經過飯店的酒吧,喝個雞尾酒什麼的,如果順利的話,接下來或許會跟她睡一覺。可能性正敲響我的心門。

      我和她之間的距離,已經只剩下十五公尺了。接下來,我到底該怎麼開口向她招呼才好呢?
      "妳好!只要三十分鐘就好,能不能跟我談一談?"
      好驢!簡直像在拉保險嘛。

      "對不起!這附近有沒有二十四小時營業的洗衣店?"
      這也驢!首先我就沒拎一袋要洗的東西呀.。
      或者乾脆單刀直入地坦白說:"妳好!妳對我來說是100%的女孩唷。"

      她或許不會相信這種對白。而且就算她相信也好,很可能她並不想跟我說話。對你來說,雖然我是100%的女孩子,可是對我來說,你並不是100%的男孩子啊。她或許會這樣說。如果事態落入這個地步,那我一定會變的極端混亂,我已經三十二了,年紀大了,結果就是這麼回事。

      在花店前面,我和她擦肩而過。一個微小而溫暖的空氣團拂過我的肌膚。柏油路面灑了水,周圍飄溢著玫瑰的芬芳。我竟然對她開不了口。她穿著白毛衣,右手拿著一封還沒貼郵票的白色信封。她不曉得寫信給誰?她看來眼睛非常睏的樣子,或許她花了整個晚上寫完那封信?而那信封裡面很可能收藏著她一切的秘密吧?

      走過幾步再回頭看時,她的影子已經消失在人群裡了。現在當然,我非常知道那時候應該怎麼像她開口才好。可是不管怎麼說,總會變成冗長的對白,所以一定不可能說的很好。就像這樣,我所想到的事情總是不實用。總之那對白從"從前從前"開始,以"妳不覺得很悲哀嗎?"結束。

      從前從前,有一個地方,有一位少年和一位少女。少年十八歲,少女十六歲。少年並不怎麼英俊,少女也不怎麼漂亮。是任何地方都有的孤獨而平凡的少年和少女。不過他們都堅決地相信,在這世界上的某個地方,一定有一位100%和自己相配的少女和少男。

      有一天,兩個人在街角偶然遇見了。
      "好奇怪啊!我一直都在找妳,也許妳不會相信,不過妳對我來說,正是100%的女孩子呢!"少年對少女說.
      少女對少男說:"妳對我來說才正是100%的男孩子呢,一切的一切都跟我想像的一模一樣。簡直向在作夢嘛。"

      兩個人在公園的長椅上坐下,好像有永遠談不完的話,一直談下去,兩個人再也不孤獨了,追求100%的對象,被100%的對象追求,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事啊!

      可是兩個人心裡,卻閃現一點點的疑慮,就那麼一點點----夢想就這麼簡單地實現,是不是一件好事呢?

      談話忽然中斷的時候,少年這麼說道:"讓我們再試一次看看。如果我們兩個真的是100%的情侶的話,將來一定還會在某個地方再相遇,而且下次見面的時候,如果互相還覺得對方是100%的話,那我們馬上就結婚,妳看怎麼樣?"

      "好哇。"少女說。
      於是兩個人就分手了。
      其實說真的,實在沒有任何需要考驗的地方:因為他們是名符其實100%的情侶。而且命運的波濤是註定要捉弄有情人的。

      有一年冬天,兩個人都得了那年流行的惡性流行性感冒,好幾個星期都要一直在生死邊緣掙扎的結果,往日的記憶已經完全喪失,當他們醒過來的時候,他們腦子裡已經像少年時代的D.H.勞倫斯的錢筒一樣空空如也。

      不過因為兩個人都是聰明而有耐心的少年和少女,因此努力再努力的結果,總算又獲得了新的知識和感情
,並且順利地重回社會。他們也能好好地搭地下鐵換車,也能到郵局去發限時專送。而且也經歷了75%的戀愛,或85%的戀愛。

       就這樣少年長成三十二歲,少女也有三十歲了。時光已驚人的速度流逝而過。於是在一個四月的晴朗早晨,少年為了喝一杯Morning Service的咖啡,而在原宿的一條巷子正中央擦肩而過,失去的記憶的微弱之光,瞬間再兩人心中一閃.。

       她對我來說,正是100%的女孩啊!
       他對我而言,真是100%的男孩啊!
       可是他們的記憶之光實在太微弱了,他們的聲音也不再十四年前那麼清澈了,兩個人一語不發地擦肩而過,就這樣消失到人群裡去了。

       你不覺得很悲哀嗎?

 

 


 

從前從前我曾經想過要養兩隻黑白相間的貓

一隻叫村上

一隻叫春樹

到頭來只是想想

我依舊養了一隻叫南瓜的橘虎斑

他很麻煩

他會在我睡覺時啃我的腳踝

然後在我洗澡洗到一半身上都是泡沫時吵著要進來

我剛剛準備要洗澡時還很不幸的用浴室門夾到他的腳

(於是他哀哀叫)

這就是現實

可遇不可求

 

我知道

我也遇到

只是我選擇繼續過著我的相反日

看看到時候會不會有悲劇可看

然後我可以一個人默默的流著淚

就像看別人的悲劇一般

靜靜瀏覽我自己的悲劇

 

悲到底就美了

 

我有說過他在雨中的樣子像是一道彩虹嗎

一定有因為我現在到處講

美的目不暇給

 

你知道嗎

已經一年了

整整一年

從我第一眼看到他傻眼傻了半天已經相隔一年了

而我們之間的距離並沒有改變

你不覺得很悲哀嗎?

 

這之間充滿了反覆的傻眼跟恢復正常

傻眼與恢復正常

傻眼與恢復正常

傻眼與恢復正常

 

我很累了

 

還有靠近與抗拒

靠近與抗拒

靠近與抗拒

靠近與抗拒

 

我精神分裂了

 

沒有誰的錯

可遇不可求

我努力反抗了一百次最終都是棄械投降

因為他是我的百分百

而我深深知道我不是他的百分百

 

我忘記我真正的性情和面貌了

 

對不起我已經很努力讓自己不要喜歡你了我好失敗還是一直對你念念不忘

如果可以我寧可選擇這輩子沒有來到這麼地方沒有看見你

因為我深深知道我永遠也不會成為你的百分百

 

你不覺得很悲哀嗎?


 

 

 

 

 

Posted by sunnydrummer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