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像繃帶般緩慢的

幫我那不再流血的傷口包紮

溫吞的繞圈

一圈又一圈

直到傷口完全消失看不見

 

但是時間並不因此凝結

 

依舊一圈又一圈

越纏越明顯

不斷提醒我傷口再哪裡

越纏越緊

我再度開始感到疼痛

 

直到我看見純白無暇的繃帶上

開了一朵用滲出的血

染紅的玫瑰

 

才發現時間又作弄了我一次

sunnydrum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